推荐商品
  •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
  •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
  •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!
  •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!
  •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
  •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
梅兰芳和孟小冬 书 李伶伶 团结 正版
  • 市场价格:49
  • 促销价格:49
  • 商品编码:574980744661
  • 商品分类:梅兰芳孟小冬
  • 商品所在地:浙江 杭州
  • 商品来源:天猫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9-03 22:57:11
商品详细信息 -

梅兰芳和孟小冬 书 李伶伶 团结 正版

基本信息
商品名:梅兰芳和孟小冬
出版社:团结
出版日期:2018-01-01
版 次:***版
类 别:(略)
商品标识:2850589
定 价:62.00元
作 者:李伶伶
ISBN:9787512657984
开 本:16开 开
页 数:327
内部标识:30076418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编辑推荐
李伶伶著的《梅兰芳和孟小冬》,是一本讲述的是两人生活点滴的书,以传记的形式写出。 梅兰芳选择了孟小冬,孟小冬也选择了梅兰芳。这是他们的选择。如果说孟小冬选择梅兰芳,结局是悲剧的话,那么,深层次的原因,恐怕当归于她是女人,是一个生活在旧时代的女人,是一个生活在旧时代却偏偏以唱戏为生的女人。这一切,使她的命运不可逆转。有一句话似乎已经成为经典:性格决定命运。换句话说,选择,也决定了命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目录
开篇
家世:生养在梨园世家
梅兰芳的家世背景清晰明了/孟小冬身世成谜/梅兰芳出
生于梨园旦行世家,三世唱旦/孟小冬成长于梨园生行世
家,三代唱生/“老佛爷”赐梅兰芳祖父“胖巧玲”/孟小
冬的祖父人称“老孟七”
出生:两人注定为戏中人
甲午战争那年,梅兰芳出世/孟小冬出生时,正逢国丧期/
梅家家道中落,梅兰芳十岁之前,“几乎成了一个没人管束
的野孩子”/孟小冬的童年单纯而快乐/梅兰芳4岁丧父、
14岁丧母/幼时的孟小冬常被母亲带着进庙烧香拜佛
初次登台:雏凤初啼不怯场
姑母说,少时的梅兰芳“言不出众,貌不惊人”/孟小冬学
戏从“拿大顶”开始/梅兰芳被师傅斥责“祖师爷没给你
饭吃”/青衣师傅吴菱仙被请进了梅家,为梅兰芳开蒙/孟
小冬被“写”给了姨父仇月祥/梅兰芳***登台被抱上了
舞台/孟小冬***登台唱的是堂会
学戏、唱戏:拜师苦学文武戏
少年梅兰芳师承名师,练功很刻苦/搭班“喜连成”,梅兰
芳和麒麟童成了同学/倒仓了,结婚了,养鸽子了/跪唱
《玉堂春》,梅兰芳初尝“红”滋味/孟小冬的三年学艺期
转瞬即过
走红:演尽古来英雄娇娥
京城菊榜,梅兰芳中了一次“探花”/谭老板倚老卖老,梅
兰芳大胆接招,机智应对/孟小冬6岁出外跑码头/梅兰
芳20岁时才***次离开北京/孟小冬离开上海时,梅兰芳
南下到上海
跑码头(一):你也红了我也红了
在北京的梅兰芳“红”在上海/在上海的孟小冬“红”在
无锡/初到上海,梅兰芳只挂“二牌”/初到无锡,孟小冬
演大轴/王凤卿为梅兰芳争“压台”/孟小冬被视为天才
跑码头(二):江湖上浪阔水深
又赴上海,梅兰芳***次遇险,险些被打断腿/排新戏,
“梅派”戏初露峥蝾/孟小冬在上海***登台时,梅兰芳第
三次赴沪演出/孟小冬出师那年,梅兰芳***次出国到日
本演出/又赴无锡,孟小冬在袁世凯女婿家唱堂会/1924
年,孟小冬第三次到无锡,梅兰芳第二次到日本
组班、搭班(一):金风玉露戏台擦肩
喜群社的班主是梅兰芳,梅兰芳在喜群社挂头牌/孟小冬
跟上海大世界签了一年合约/梅兰芳赴南通,和实业家张
謇交谊/孟小冬、孟鸿群父女同演一出戏/梅、孟同登上
海舞台/梅兰芳***次拍电影,拍摄场景被称作“古今中
外荟萃的奇景”。/梅兰芳学画,拜师齐白石
组班、搭班(二):为了相逢的分离
孟小冬签约上海共舞台,改“孟筱冬”为“孟小冬”/梅兰
芳、杨小楼合组崇林社,排演《霸王别姬》/孟小冬赴南
洋小吕宋/梅兰芳组班承华社赴香港演出/孟小冬赴汉口,
和姚玉兰义结金兰
京城聚首:生旦颠倒的合演
梅兰芳又拍了五部电影/孟小冬搭班“白玉昆班”/“梅派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精彩部分
梅兰芳演出《玉堂春》那年,即1911年,也就是他18岁的时候,北京戏界举行了一次菊选。在经过专家评选、观众投票后,公布了菊榜,位列状元、榜眼
、探花的分别是朱幼芬、王蕙芳、梅兰芳。显然,此时,梅兰芳的名声,还不及和他一起学戏的两个同学。不过,仅仅一两年之后,他后来者居上,声名鹊起,相当叫座了,不仅一度超越了朱、王二人,甚至大有盖过“伶界大王”谭鑫培和“国剧宗师’’杨小楼
之势,甚至有人极端地说,老谭对小梅也望尘莫及了。此说并非空穴来风,倒也是有事实依据的。
一次,正乐育化会(戏界自治团体)附属小学育化小学为筹款,邀戏界名角在大栅栏广德楼演义务戏.当晚安排谭鑫培演大轴。因为依照习惯。大轴戏或压轴戏多由名角儿出演,因而除安排谭鑫培演大轴戏外,压轴戏由杨小楼担当。梅兰芳、王蕙芳的《樊江关》被安排在倒数第三出。
不凑巧那天梅兰芳另外还有三处堂会戏,赶不及广德楼的义务戏。当倒数第四出戏演完后,梅兰芳未能赶过来,杨小楼的戏便提前上演了。当时戏馆老板如此安排是以为有杨小楼、谭鑫培*后压阵,有没有梅兰芳都无听谓。谁料想,他们低估了梅兰芳在戏迷心目中的地位,当台下戏迷发现应该是梅兰芳出场而出来的却是杨小楼时,他们认为当时杨小楼的名气比梅兰芳大,杨小楼***不会与梅兰芳调换演出顺序,从而让梅兰芳演压轴,由此推断梅兰芳是不会出场了,因此大为不满。戏馆里顿时人声嘈杂,乱成一团。
正乐育化会负责人赶紧上台向观众解释说:“梅兰芳因另外有三处堂会戏要唱,一时赶不过来,但倘若能赶回来他一定赶来。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观
众一阵接一阵的叫嚷声打断,他们高呼:“他非来不可,他不来我们要求退票。”后来成为梅兰芳师友的齐如山因和育化小学校长项仲延是老友,所以当晚也被邀前去帮忙。他见台上那位负责人已无法稳定观众的情绪,便拉项仲延和育化小学的其他几位教师走下台来,来到观众席中,耐着性子向观众说好话:“今天的情形,实在是对不起大家,但今天之戏,是专为教育,诸君虽是来取乐,但对教育没有不热心的,望诸君看在维持学校的分儿上,容恕这一次,以后定当想法子找补。”他们态度诚恳,却仍不为观众所接受,有几位观众站起来大声说:“我们花钱就是来看梅兰芳的,没有他的戏就退
票,用不着废话。”正僵持之际,忽然有人宣布说梅兰芳已经来了,正在后台,等杨小楼的戏唱完,他立即上场。可怜杨小楼整出戏就在满场喧嚷声中草草收场。这个场面于他来说不啻一场侮辱和嘲弄,面子一时抹不开,下台后一句话也没说转脸就走了。谭鑫培见状似乎预感到自己也将有如此结果,其难过不减于杨小楼,但他心有所不甘,便早早地把行头穿好,脸彩揉好,只是没有戴网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相关商品
友情链接: